联系主管
导航

主页 > 时事政治 >

“悄悄”乘军机窜访台湾的美国议员是谁?目的为何?

 风小动    2021-11-12    时事政治  

       欧洲议会议员刚结束对台湾地区的“窜访”,美国国会议员也来了一次遮遮掩掩的访问。11月9日下午,一架美国海军航空兵后勤办公室的行政军机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起飞,于晚上6时许降落在台北松山机场。

23

与以往美国政界要员窜访台湾的情况不同,美方代表团全体成员的名单直到11月10日下午仍未公布。一向高调的台湾当局在11月9日也仅模糊地确认有美国参众两院议员来访,包括四名参议员和两名众议员,但并未披露更多信息。

11月9日晚些时候,中国东部战区新闻发言人施毅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组织兵力在台海方向进行联合战备警巡,进一步检验提升多军兵种联合作战能力。次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国会有关议员访台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美方立即停止与台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不向台独分裂势力发出任何错误信号,以免严重损害中美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

最有“党派色彩”的一次窜访?

美国议员乘军机窜访台湾地区,并不新鲜。过去十年间,打着“行政军机”的擦边球,美国曾十多次用军用运输机运载美国政客访问台湾地区。今年六月,民主党参议员库恩斯领衔的跨党派代表团也是乘军机抵达台北。但如果对比美国参议员的历次窜访,这一次最为特殊。

首先,选择在当下敏感时期前往台湾地区的四位参议员迈克·李、约翰·科宁、迈克·克拉波和汤米·特伯维尔,全部是共和党人。以往,共和党参议员会和民主党参议员共同组建“跨党派代表团”,以显示两党在对华政策上的一致性。但这一次,至少参议院民主党人没有出现。

更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抵达台湾地区的四名参议员均不是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今年6月克里斯·库恩斯领衔的代表团,美国议员访台,多数时候都由参议院或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现任成员带领,以对美国国内展现出访的“正当性”。如果两院议员组成联合代表团,一般应由库恩斯这样的参议员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且是印太事务核心小组成员的人带领。

此外,美国及西方国家窜访台湾地区的代表团,往往会寻找一个貌似“合理”的理由。如欧洲议会本月前往台湾地区的代表团打着交流“对抗虚假信息”的旗号,而库恩斯代表团6月窜访台湾地区,则宣称押运赠送给台湾地区的新冠疫苗。当时,三名议员在台湾土地上停留的时间仅数小时。而这一次,美国参议员们可能在台湾地区“过夜”了,且事先并未宣称任何“正当理由”。

为何这个参议员代表团显得“与众不同”?四位共和党参议员代表的出场,本身就可以给出答案:他们足以代表美国共和党的主要派系。四人均被列为共和党内最保守的参议员团体,也都出身传统保守选区,但其中迈克·李来自犹他州的政治世家,在党内和特朗普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迈克·克拉波和约翰·科宁同为资深共和党参议员,与特朗普在许多具体政策上有分歧,出于选举需要而支持特朗普;而汤米·特伯维尔则是知名橄榄球运动员和“政治小白”,在特朗普的力挺下于2020年底刚刚当选为参议员,是参议院极少数的特朗普“死忠粉”之一。

来自得克萨斯州、担任过参议院共和党党鞭的约翰·科宁是四人中最熟悉中国话题的人,并以制造谎言而知名。他呼吁美国政府以“新疆问题”的名义制裁中国,宣称使用华为技术会危害美国及盟友的国家安全,在新冠疫情发生后指责中国是病毒“发源地”,因为“中国有吃蝙蝠、蛇、狗之类东西的传统”。科宁的言论过于荒唐,遭到美国主流舆论和不少政客的批评。《华盛顿邮报》曾撰文指出,他提到的MERS等病毒都与狗和蛇无关,而且他自己的家乡德州就有“吃响尾蛇的传统”。

今年以来,在向拜登政府施压“保卫台湾”的政客中,科宁也是最出格的一位。美军自阿富汗撤军后,科宁在社交媒体上宣称“我们在台湾仍有三万驻军”。又一次导致舆论哗然后,他删去了这条信息,并拒绝回答任何相关问题。

科宁不只是“说说胡话”。这位过去20年极少在外交事务上“牵头”的资深参议员,此次似乎将台湾问题视为自己获取政绩的新突破口。据美国媒体报道,当他们向美国驻台“代表机构”美国在台协会询问本次美国议员窜访台湾事宜时,在台协会直接将他们转介给了科宁的参议员办公室。显然,四人中并非最资深的科宁,竟是这次访问的组织者。

此外,就在一周前,科宁刚刚在参议院提出一份每年向台湾当局提供20亿美元直接军事援助的提案。提案名义上的牵头人是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吉姆·里施,但最活跃的推广者正是科宁。当时他宣称“我们都见证了中国破坏印太地区的稳定,我们必须履行作为美国人的承诺,捍卫我们的盟友台湾”。

 

科宁在参议院连选连任20年,政治立场不断转换。他曾支持小布什政府与中国保持友好、遏制台湾当局言行的政策,也曾支持特朗普全面遏制中国的战略。在2020年的选举中,他获得了共和党参议员选举历史上最多的票数。今年以来他突然在台湾问题上“牵头挑事”,分析认为这展现出共和党人正试图在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打出“台湾牌”。

本次和科宁一起窜访台湾地区的“政治小白”特伯维尔近期对台湾的关注,也被视作共和党人加力打“台湾牌”的证据。今年5月,这位没有多少政治常识、此前也没怎么关心过台湾问题的参议院新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花了主要篇幅谈论台海问题,甚至说出“我们不需要中国投资”的话。

路透社明确指出,科宁联合里施等人提出的对台军事援助法案《台湾威慑法》,“虽然仅由参议院少数党共和党人支持,但增加了国会对民主党总统拜登的压力,要求拜登采取更大胆的行动,加强与被孤立中的台湾的关系”。

未来的几个月内,如果拜登未能强化所谓“保卫台湾的承诺”,共和党人可以据此攻击他。如果拜登真的在台湾问题上有所“动作”,中美关系势必受到损害,拜登想在伊核问题、朝核问题、气候变化等事务上寻求中国合作、取得突破将更加困难,共和党人同样能找到攻击之处。

不过,美国参众两院在台湾问题上有“遏制中国”的共识,才是科宁等人打“台湾牌”的前提。政治新人特伯维尔,近期就在采访中“说漏了嘴”。他对美国媒体表示,中国“军力正迅猛发展,经济即将超过我们,他们将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他们正在向那个方向发展”,而台湾问题则是“阻止这一切发生”的重要障碍。特伯维尔似乎认为,只要美国用强大的军事力量“保卫住台湾”,中国就不会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强国”。

但最近数十年的历史经验显示,如果美国政客、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误判形势,纵容台湾当局做出出格举动,台海必将陷入危机。如今,以科宁、特伯维尔为代表的一批美国政客就在误判形势。上周科宁等人提出的《台湾威慑法》提案,甚至提出“加强美台军事交流、训练”,目标直指建立联合训练中心。而在全球范围内,美军与外国政府建立的联合训练中心,事实上都成为美国的军事基地。如果说科宁等人窜访台湾地区是“踩线”,《台湾威慑法》则有“过线”之嫌了。